爆料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枉法判,金綰綰

時間:2019-06-19 14:29???點擊: 次???字體:【

  聯系電話;15901181297
  2、重審中審判法官公然對抗【刑事訴訟法】第160條,當庭制止了反映人做最后陳述的權力,致使該案真相無法全面展示。

  該案承辦法官,只開了一次庭用時不到120分鐘,就將大興公安機關偵查長達2年多的一個故意傷害案件審理完畢,后用五個月零三天的時間作出判決。反映人去接判決的那天,發生的事現如今記憶由新,那天到了法院大廳,見到承辦法官楊兆山,楊兆山指著反映人對法警說;他被判了實刑,法警過來給反映人帶上手銬將反映人帶到法院地下室。過來兩個民警說是大興分局預審處的,坐下給反映人作筆錄,問反映人知道為什么被逮捕嗎、反映人說不知道,民警繼續問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反映人說要舉報派出所辦案民警違法辦案,然后民警叫反映人簽字,反映人拒絕在上面簽字,民警就走了,這時,楊兆山手拿著判決書走了過來,叫反映人簽字并說不簽字就不給判決書,反映人叫楊兆山釋法,楊兆山只對反映人說上訴吧,然后將反映人送去看守所。反映人接到二審裁定的第18天,也是在看守所被羈押的第一百一十四天,楊兆山來看守所,將反映人放了出來。
  刑事附帶民事上訴狀
  事實與理由:
  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枉法判決 。
  附:大興法院判決書二份
  一、 大興法院第一次審判
  該案發回重審后,大興法院本應該積極改正錯誤,盡快給反映人一個公正的判決,不成想,大興法院卻用一個錯誤去掩蓋另一個錯誤,暗箱操作了15個月零11天依然作出枉法判決,使反映人再度蒙冤,使法律的尊嚴再一次被踐踏。反映人有罪無罪,事關重大,對反映人堪比生命更重要,反映人無罪法院也不能枉法判反映人構成犯罪,上訴人決不是某些人口中的“刁民”但也決不會認人魚肉。法院不給反映人公道,反映人就向法院討要公道,公訴機關第一次提供的證據,第一次結論是事實不清。重審后公訴機關提供同樣的證據事實難道就清楚了?反映人就有罪了?法院不能想判誰有罪就判誰有罪,據此,反映人于2012年8月6日向一審法院遞交了上訴狀,現今為止已一個月了,但該案依然在大興法院,為什么??????反映人特在此將該案告知天下,請求全國人大、政法委對該案依法給予監督,對大興法院這兩次判決的承辦法官進行問責。并誠望社會各界、新聞媒體對該案給予關注。


本文出自:天涯論壇 法治論壇



情 況 反 映
  三、事實真相
  大興公安機關接警后不僅對馬桂華的行為不作任何的處理,反而在案件承辦人的筆下,在馬桂華咬人的牙齒上大做文章,并用違法的手段獲取了反映人及反映人愛人的筆錄(一個人詢問并制作的), 使馬桂華從開始涉嫌毆打他人的犯罪嫌疑人變成了證人,又搖身一變竟成了所謂的“被害人”(有公安機關的筆錄為證),把反映人一個完全的受害人,變成了犯罪嫌疑人。使一個簡單的故意傷害案件演變成了一個“互毆”事件,被大興公安分局一再追究,最后竟將一起事件分為兩案,分別移交到了大興公訴機關,又被大興公訴機關分別起訴至大興區人民法院。
  2012年10月2日

  二、大興法院第二次審判

來源鏈接:

  大興區人民法院在第一次審理反映人故意傷害一案時,為了兜住大興公安機關對該案錯誤辦案、公訴機關審查不嚴等一系列錯誤,做出了與事實不符的枉法判決,且在判決尚未生效時,將反映人逮捕羈押,令反映人沉痛地背上冤獄之災,身陷囹圄?????感謝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法官及相關領導,秉公執法,維護了法律的尊嚴,還了反映人一個公道。
  反映人:王克民,男,文化程度,初中,農民,住北京市大興區禮賢鎮賀北村賀裕巷東2條1號,公民身份證號110224196508093215,
  3、重審中,一審法院無視庭審中反映人的辯護律師在主審法官的一再阻止下,用大部分時間對該案附帶民事原告人的牙傷客觀的發表辯護意見,公然在 判決書中私自肚撰了辯護詞,對辯護意見惡意歪曲。
  事情發生在2007年10月19日,因農村用電澆地與本村杜茂謙(該事件的主要侵害人)、馬桂華(該案附帶民事原告人)夫婦發生爭吵,后二人為不使反映人澆地,將澆地用的出水口蓋擰走,在反映人前去跟他們要回出水口蓋時,二人趁反映人不備,持鐵鍬對反映人突然實施毆打,使反映人深受其害,馬桂華為不使反映人逃走,趁反映人下意識地伸手去擋其打來的鐵鍬時,馬桂華卻撲上前來抱住反映人咬住反映人的肚子不放,致使其丈夫對反映人實施了更大的傷害,在反映人的愛人前來阻止杜茂謙對反映人傷害之余,反映人才得以掙脫馬桂華的撕咬,反映人的身體是反映人的愛人付出了失血性休克的代價換回來的,(有大興區人民醫院的診斷證明及住院病歷為證)不然的話,后果難以想象。
  反映事項:
  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審理大興區公訴機關起訴反映人故意傷害一案,于2010年11月26日作出(2010)大刑初字第670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反映人不服,依法提起上訴。2011年3月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1)一中刑終字第12號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事實不清,發回重審。】大興區人民法院于2011年5月11日、5月20日分別開庭審理了該案,并于2012年8月31日作出(2011)大刑初字第53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時間長達一年零三個月零十一天,該案關系到罪與非罪的大是大非問題,反映人依然不服該判決,現已依法提起上訴,大興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在這兩次審判中無視法律法規、執法犯法,作出與事實不符的枉法判決,事實如下。
  重審律師辯護詞一份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書一份
  4、重審中,一審法院無視公訴人提交的同樣證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對該案作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裁定。無視庭審時,反映人及辯護律師指出了的公訴機關出示的公安派出所的“工作說明”、附帶民事原告人的“病歷”法醫的“鑒定結論”中存在違法、虛假、及有嚴重瑕疵并相互矛盾及自相矛盾的事實依據,同時,對該案附帶民事原告人的陳述及該案證人的證言進行了非常客觀地分析,這些所謂的有罪“證據”無法證明要證事實的唯一性,無法排除合理性懷疑,同時,辯護律師又提交了調取新的證據申請書,這些均能證實該案事實不清,但一審法院在公訴機關舉證不能的情形下,依舊承繼公訴機關的不能自圓其說的觀點,仍判反映人有罪,這是嚴重的枉法行為。反映人的愛人曾問主審法官:“是否說清楚反映人是如何造成馬桂華牙齒脫落的。”主審法官只有向反映人及愛人拱手以求反映人不要再深究
 反映人:王克民

  1、該案在重審中,大興法院無視公訴人當庭未出示反映人所謂的供述,(見重審判決書第3頁第3段)致使反映人及辯護律師均無機會就該證據的合法性發表意見,現如今辯護律師也不知這份沒有首頁的所謂的供述出自何時、何地、反映人在這份證據里是以何種身份而出現的。
爆料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枉法判,金綰綰

本文標簽: 爆料 人民法院 北京市 大興區 枉法 ??來源:網絡整理

關鍵詞快速導航

北京市 爆料 人民法院 大興區 枉法

熱點內容

欄目排行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